[喻黄]啼笑皆非(十一)

尖叫————

赤岸:

喻夫人要来了。


光是想想黄老爷下巴上的肉都在抖。


自家闺女跑了,怎么跟花都交待?


喻文州和黄少芸的婚事过去已经十月有余了,按理说喻家早该派人来黄家了。


直到现在喻夫人才上门,黄老爷心里也明白,喻文州一定私下给家人做了许多工作。


可是现在已经到了拦不住的时候。


喻夫人在电话里也说得很清楚,她这次来一是跟黄老爷签两份搁置了好几个月的合约书,二是探望儿媳妇和黄家老小,都是自家人,不必太张罗了。


黄老爷面临着极其烫手的一出戏。


大婚后花都喻家第一次正式到羊城,礼数自然轻不得,可黄少芸没个人影...

KA ‖ Salad Days

  一小段奇怪的描写,唔,应该没有后续,有再说。
    
1.
M认识了kongphop六年多,从懵懂无知的中学时代到兵荒马乱的大学一年生,这人从来就不知道仓皇无措和束手无策怎么写。从前是板板正正穿短裤系皮带,蹬个锃亮的小皮鞋穿梭于整个校园,数一数二的优等生。到了大学那一身制服更是被他穿出了松柏般的气质,劲瘦的身板,无处安放的两田长腿,再加上他天生一副笑脸,白牙一露,让人觉得这终日炎热的曼谷,也吹来几分舒心的清风。kongphop有使不完的热心,也从来都是言出必行,有心更有力,连大三那群鸡蛋里挑骨头的教头都得服气。
m很是信任,也依赖这位老友,纵然...

唉这个发型有点娘炮

[獒龙]失控

感谢国家。

钉子户的胜利:

一篇三年前的旧文。


地址

黯淡墙壁 /挂住流星 /陪伴寒夜里敞亮梦境

嘻嘻存照呢

打完比赛就去剪头发

当你离去🎵
蓝天白云☁
我曾经眼里只有你🎵
我曾经眼里只有你🎵

1 / 4

© 料青山见我应如是- | Powered by LOFTER